法甲

耕者有其田的台湾版本现在最富的是农民

2019-07-14 01:16:4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“耕者有其田”的台湾版本:现在最富的是农民

1924年,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,孙中山把旧三民主义改造成新三民主义,并提出要实行“耕者有其田”。然而,国民党却是在丢了整个中国大陆败逃到台湾后,才开始认真做这件事。

台湾土地改革的成果之一,就是自耕农成为台湾农村社会的中坚力量

本刊特约撰稿/黄艾禾

1947年1月,台湾已经光复一年多。日本人走了,国民党来了。而对于台湾的300多万农民来说,春耕秋收仍在继续,他们最关切的,还是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,世世代代以此为生,安稳地耕种和收获下去。

然而,此时的台湾农民,有280万人没有土地,或是只有很少的地。他们只能从地主手里租地来种。或者,像台中县北斗区农民陈文那样,冒着风险去一些归属未定的土地耕作。但这一年的1月28日,陈文就在这样的土地上,被人给捆了起来。当时,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正手扶犁耙种胡麻(即芝麻),突然听到有人气势汹汹地喝问:谁让你来这里种地的?在种什么?

陈文看到,一共来了3个人,他认出为首的名叫杨西沧,另外1人手持火铳,这3人都是附近溪湖糖厂的职员,该糖厂属于台湾糖业公司(台糖)。陈文说,我在种胡麻。

杨西沧喝道:你把胡麻籽给我一粒一粒收回去,不然把你绑到糖厂去!

原来这块田曾经属于台糖。台糖成立于1946年,由国民党当局合并日治时代的日资制糖会社(大日本制糖、台湾制糖、明治制糖、盐水港制糖)而来,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,台糖大量外销糖产品,成为当时台湾最大的企业。

在日据时代,作为弱势的个体农民,怎敢与日资大企业叫板?但现在时代变了。作为被没收的日资企业,这些土地实际上已经被当局没收成为公有土地。既然日本人已被赶走,这些土地已被收归公有,农民们索性把犁头也伸了进去。

台湾的农民太渴望拥有自己的土地了。在1940年代末,没有地的佃农们——他们占了台湾农民的四分之三——收获的大部分粮食要向地主缴租,一般租率都在收获总量的50%以上,最高的甚至高达70%。

面对杨西沧的蛮横,当时陈文答道:已经播下的种子实在很难一一收起了,再说别人也有到这里来种地的,如果大家都说这地该交还糖厂,我自然也会交还……而杨西沧却破口大骂,另一个糖厂来的人更是动手用拴牛的绳子将陈文捆了起来。

就在此时,大批村民闻声赶到,杨西沧等见势不妙,急忙放了人逃走。

事后陈文一纸诉状将杨西沧等人告上法庭。

佃农们:“我们已有觉悟,我们不怕牺牲!”

1947年2月22日的台湾《自由青年报》刊登了这起诉讼案的调解过程。当时到场的有4方:农民代表,县、乡的政府官员与县“参议员”,糖厂方面代表和本地警察所的负责人。

一开始,农民方与厂方的代表各执一词,几乎吵了起来。这时警察所长杨其秀说了一番话。他说:现在公有土地放租法已经公布,然而还没有实施。所以现在糖厂的这块地,权利未必是糖厂所有。我的意见是维持现状。但糖厂方面根本没有与我们打过招呼,就私自捕人,才惹出这次不幸事件。现在糖厂已经声明直至明年6月这块地由现有的耕作者自由耕种,所以我希望农民不要过分焦躁,速派代表到政府陈情,以合理手段来获取耕作权!

顿时会场一片掌声。

这里要解释的,是“公有土地放租”这件事。台湾的“公地”,是一个独特的现象。日据时期,日本人在台湾强占了大批良田作为其移民的立足点;日资的台湾糖业公司、台湾茶叶公司等,都附带有上万公顷土地的大农场。日本投降以后,这些被国民党政府接收的“公地”为数可观,约为18万公顷(当时台湾可耕地总面积81.6万公顷)。1945年10月,陈仪当台湾行政长官公署长官时,曾决定将这18万公顷的土地大部分放租给农民耕种,但是后来因政局动荡不安,地主们对土改的反弹很大,纷纷撤佃,1947年又爆发了“二二八事件”,那次公地放领就搁置下来。

但是农民们想获得土地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迫切。在这次调解会上,一位农民代表说,过去我们受过日本占领时代糖厂的剥削,怎么今天糖厂还在沿用日本人作风?另一位代表在谈到将去当局陈情时,更道出农民们的心声:“此去是我们的死活问题……我们知道糖厂的势力非常厉害,但我们已有觉悟,我们不怕牺牲!”

实际上,这些农民们不用等很久了,1949年4月14日,《台湾省私有耕地租用办法》公布,正式拉开了台湾土地改革的序幕。

[1][2][3][4]下一页

小程序秒杀
微店如何开店
网络营销的重点这些一定要知道
分享到: